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以案說紀
4年4次處分 這一次她被開除黨籍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發布時間:2019-08-26

  “真沒想到,阿芬的膽子這麽大,做了那麽多違紀違規的事!”“組織上給過那麽多次機會,她都沒把握住,真是太可惜了。”最近在杭州市桐廬縣瑤琳鎮,該鎮文源村黨總支書記沈徐芬被開除黨籍的事,成了幹部群衆茶余飯後的熱點談資。

  事情還得從一封舉報信說起。2018年底,有群衆向紀檢監察機關舉報反映,沈徐芬套取危舊房拆除補助款,用公款吃喝送禮,貪汙困難群衆救濟款等10余個具體問題。

  “沈徐芬之前就因爲違紀被多次處分,難道她還不知道悔改?不收斂、不收手的,我們一定要嚴肅查處!”桐廬縣紀委監委高度重視,通過3個多月的調查核實,查實了沈徐芬頂風違反八項規定精神、違規套取村集體資金、侵害群衆利益等違紀違規問題。

  虛增補償對象套取資金用于吃喝送禮

  “近幾年,村裏有沒有拆過‘一戶多宅’、彩鋼棚等違章建築的?”

  “拆除過的。按照鎮裏的部署,我們文源村2017年就拆了好幾十戶,都是按照標准給了相應補償的。”

  “是這份補償清冊嗎?爲什麽清單上有幾個補償對象在村民花名冊中找不到名字?”

  “呃……我如實交代。清單上有幾個人確實不是我們村的,也沒有拆除過房子,是外面飯店和農家樂的老板,是我虛增上去的。”

  原來,2018年1月份,農曆新年臨近,沈徐芬看著來上門結賬的飯店和農家樂老板們,心情頓時沉重了起來,心裏想著“如果不給結賬的話,以後還怎麽去吃?結了呢,又無法正常入賬。”正當左右爲難之際,她心生一計:“去年村裏處置‘一戶多宅’和彩鋼棚的補償,近期可以入賬撥付了,何不在這裏面做做文章?”

  于是,沈徐芬便分別虛構了飯店老板趙某某、農家樂老板陳某甲以及本村村民吳某某、陳某乙等4人“一戶多宅”房屋拆除事實,在正常補償清單之中虛列了該4人的拆違補償22725元。

  事後,沈徐芬將套出的錢的大部分用來支付文源村在這些飯店、農家樂以及農戶家的吃喝接待和購買蜂蜜、土豬肉等土特産的費用。

  不僅僅是通過虛列補償對象套取資金,2016至2018年的3年時間裏,沈徐芬還通過虛構動物屍體無害化處理管理費用,虛列老年協會會長工資報酬和誤工工資等方式,多次套取資金共計29900元。同樣,套出的資金絕大部分被用在了違規吃喝接待和買送土特産上。

  低收入農戶的醫保資金她也不放過

  “2018年度低收入農戶醫保費是怎麽回事?”

  “考慮到少數低收入農戶的家庭條件還可以,爲避免其他村民因爲不理解而産生不滿,影響收繳工作,我決定先統一收繳後,適時再以慰問金的名義退還給低收入農戶。”

  2017年11月,文源村召開村兩委會議,研究2018年度城鄉居民醫療保險收繳工作。根據當時政策,低收入農戶可以免繳該城鄉居民醫療保險費用。但沈徐芬覺得如果不收繳低收入農戶醫療保險費用的話,其他村民可能會産生不滿,影響收繳工作進度。于是,在村兩委會議上沈徐芬擅自決定收繳低收入農戶的城鄉居民醫療保險費用。

  就這樣,文源村違規收取了63名低收入農戶城鄉居民醫療保險費用26460元,且並未入村集體賬戶,私自存放于村報賬員處。

  “收繳來的低收入農戶醫保費讓我臨時‘調了個頭’,用在了村裏的招商引資和項目爭取上……”期間,沈徐芬又用該筆款項支付了文源村近些年來吃喝招待和購買土特産的費用,直至2019年1月份,有群衆舉報反映沈徐芬有關問題,她方才將收繳款以慰問金的名義退還給了63位低收入農戶。

  違紀退繳款也是從套取資金中來的

  “2017年,因爲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你和相關人員退繳的1840元違紀款的錢是從哪裏來的?”

  “是從報賬員那裏拿出來的,也是之前套取出來的錢,我們自己沒有退。”

  “爲什麽要用套取的錢來退繳違紀款?”

  “考慮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了,錢也不多,所以我就決定直接用套取出來的錢來退還違紀款了。”

  2017年12月,瑤琳鎮紀委對沈徐芬以爲村集體爭取項目、資金名義買送土特産一事進行了立案審查。根據調查結果,瑤琳鎮黨委給予了沈徐芬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並責令沈徐芬等6名村幹部退繳違規報銷的1840元土特産費用。

  然而令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時退繳的1840元違紀款的錢居然也是從套取的賬外資金中支出的。

  翻開沈徐芬的個人廉政檔案,我們驚奇地發現,在這之前沈徐芬已經3次因爲不同違紀違規問題受到了黨紀處分或組織處理,其中2015年7月,因爲違反財經紀律受到黨內警告處分;2017年3月,因爲不正確履行工作職責受到告誡三個月問責處理;2017年12月,因爲違反八項規定精神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不收斂、不收手,多次頂風違紀,這是不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典型表現。”2019年5月20日,沈徐芬因爲違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多次頂風違紀,受到黨紀處分後仍不思悔改,繼續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反群衆紀律,違規收取低收入農戶醫保資金;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等多項違紀行爲被開除黨籍。涉事的其他7名村幹部受到不同程度問責處理。

  “現在回過頭來看看,組織已經給過我多次機會,可我始終執迷不悟,將黨的教育、領導的囑托、群衆的期盼,統統抛在了腦後,現在終食惡果。”面對一紙開除黨籍處分決定,沈徐芬懊悔不已。 (杭州市紀委監委)

編輯:羅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