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清風文苑
有那麽一束光
來源:廉潔長沙 | 發布時間:2019-08-26

  4年前,我成爲了一名紀檢監察幹部,初入“戰場”,我倍感焦慮與迷茫。在我彷徨不知所措時,有這樣一個人,我們都親切地叫他“彬哥”,他就像一束光指引我不斷前行,讓我從最初的專業技能“小白”變成了如今的整理案卷“裏手”,讓我在紀檢監察道路上越走越堅定。

  彬哥是我們街道紀工委副書記,1996年通過考試成爲一名基層幹部,曾在財政所工作14年,積累了豐富的財務知識和經驗,後一直從事紀檢監察工作。他有一雙銳利的眼睛,總能從不起眼的財務票據中發現端倪;他有一顆正直的心,對人民群衆充滿感情,對腐敗分子嫉惡如仇;他總是說,“只有踏踏實實幹事,才對得起紀檢監察幹部這個身份”。

  猶記得去年下半年,有一位信訪群衆譚嗲,系危房改造戶,在房屋改造完成且驗收後到處上訪,每次上訪理由都不相同,從聲稱房屋未粉刷牆壁存在漏水現象,到危房補助款比其他人少,再到舉報反映社區幹部不作爲。“危房補助款已全部發放,不存在違紀違規情況”“危房改造不包括室內裝飾”……在經過紀檢、住建、街道、社區等部門詳細調查後,不管是對調查結果的反饋還是細致入微的政策解釋,譚嗲仍不滿意,依然上訪不斷。今年3月,譚嗲又跑來街道上訪,“我那房子沒刷牆、還漏水就給驗收了,你們說到底怎麽處理……”當時我心裏一緊,彬哥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安,說道,“不打緊。”等譚嗲進了門,彬哥泡了杯熱茶招呼他坐下,耐心地聽他講。接著彬哥心平氣和地說,“譚嗲,您說您上訪大半年了,反映的問題都核實了,給您解釋又不聽,這怎麽能解決問題呢?”“我就說我那房子牆都沒刷……”說到房子,譚嗲仍然一肚子氣。彬哥繼續安撫譚嗲的情緒,詳細講解政策,並承諾道,“我們會對您房屋漏水情況進行鑒定,如果確實漏水我負責幫您處理好,您就放寬心。”隨後,他又親自將譚嗲送回家。直到5月底,在與彬哥的一次閑聊中,他說了句,“譚嗲總算不會再來了。”追問下我才得知,原來他協調社區請從事建築的朋友,給譚嗲的屋頂部分重新做了防水,把譚嗲的“心頭病”治好了。聽完,我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他淺淺一笑,說道,“只要心裏裝著群衆,就沒有化不了的矛盾、解不開的‘心鎖’。”

  像這樣的故事在彬哥身上還有很多很多,他總是默默無聞,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一點一滴捂熱群衆的心,溫暖身邊的人,也不斷激勵我砥砺前行,成長進步,做一名合格的紀檢監察幹部。(望城區高塘嶺街道紀工委 譚琳)

編輯:羅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