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yle id="x8dd2k"><dfn id="x8dd2k"></dfn></style><noframes id="x8dd2k"><legend id="x8dd2k"></legend><strike id="x8dd2k"></strike><big id="x8dd2k"></big><center id="x8dd2k"></center><tbody id="x8dd2k"></tbody>
                    <tr id="x8dd2k"></tr><strike id="x8dd2k"></strike>
                    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一線快報
                    【紀檢人手記】公安車管線上的老師傅“翻車”了
                    來源:廉潔長沙 | 發布時間:2019-08-21

                      2018年5月初,中央巡視組交辦我組一封匿名舉報信,信中反映市公安局交警支隊某車管分所所長黃某結黨營私,與他人進行權錢交易,勾結中介控制貨車上牌等業務,從中謀取不正當利益並收受紅包禮金等問題。根據領導安排,我負責牽頭對這條問題線索進行初核。

                      調查一開始我了解到,黃某一直在交警部門工作,從事車管業務十余年,是公安車管線上的“老師傅”,還是公安部車管業務人才庫成員,精通業務,是長沙車管業務“權威”,曾多次立功受獎。這樣一位技術權威和勵志典型,會是舉報信中反映的那樣嗎?

                      爲解開謎團,我們先對該車管分所及附近的汽車市場進行了暗訪,對貨車上牌中介和代辦人員情況進行了摸底整理,對車輛上牌辦理流程進行了全面了解。暗訪中我們發現,一般車主如果自己爲進口車上牌檢車需花費2至3小時,而委托中介代辦的話,就可以加快辦理速度。我們還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車管分所部分工作人員經常在下班後加班打印臨時牌照。

                      上牌中介如此之多,而自辦和委托辦理時間卻相差懸殊,這背後是否存在“潛規則”和灰色利益鏈條?加班打印的臨時牌照是否藏有貓膩?帶著疑問,我們開始對舉報涉及的問題線索進行全面核查。核查後,我們發現黃某確實存在問題。

                      然而,就當我們准備深入調查的時候,黃某卻主動找上門來,向駐局紀檢監察組交代問題,承認收取了管理服務對象紅包禮金,還承認其與部分上牌中介代辦人員交往較爲密切,前期暗訪中發現加班打印的臨時牌照簽發給了送紅包的某公司。當調查組同志問到他爲什麽會主動交代問題,他說知道紀委在查,覺得難以蒙混過關。但根據前期調查掌握的實際情況,我們確定黃某是做好了准備才來交代問題的,他想通過主動交代問題規避一些更嚴重的違紀事實。

                      于是,我們決定趁熱打鐵:“那你與某某客運公司之間是什麽關系?”黃某聽後遲疑了一下,頓時緊張起來。“既然是主動向組織說清問題,就應該徹底幹脆,不應遮遮掩掩。”聽我們說完後,黃某沉默了很久。見此情況,我們持續進行強有力的政策攻心。最後,黃某終于交代了他在某某客運公司投資入股的情況,除本人外,黃某還介紹其嶽父母投資入股多家客運公司。除此之外,黃某還交代了其接受服務企業、中介吃請和旅遊安排,利用個人影響爲中介獲利提供便利等問題。

                      最終,結合黃某的認錯態度,組織上給予其留黨察看一年、行政撤職的處分,黃某也主動上繳了企業爲其支付的旅遊費用和違規收受的紅包禮金及違規從事盈利活動的獲利。

                      通過這一信訪舉報件的辦理,我認識到,作爲紀檢監察幹部,對待每一封群衆舉報信、每一條問題線索,都要認真細致,只有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不忽略任何一個細節,才能真正查清事實,讓違紀違法行爲無處循形。這些感悟,也爲我今後開展執紀審查工作積累了經驗,收獲了信心。(長沙市紀委監委駐市公安局紀檢監察組 鄧恪維)

                    編輯:帥涵華